一张板凳上摆着电动剃发器、理发剪、清洁海绵,另一张板凳上坐着邻居老蔡,王彪熟练地将围布一抖、一系,他的移动理发摊便正式“开张”了

一张板凳上摆着电动剃发器、理发剪、清洁海绵,另一张板凳上坐着邻居老蔡,王彪熟练地将围布一抖、一系,他的移动理发摊便正式“开张”了
一张板凳上摆着电动剃发器、理发剪、清洁海绵,另一张板凳上坐着邻居老蔡,王彪熟练地将围布一抖、一系,他的移动理发摊便正式“开张”了。王彪今年61岁,是赤峰路97号大楼里的热心志愿者,熟悉他的老邻居都爱叫他一声“彪哥”。理发摊“移动”,理发的人“不动”“我儿子的头发都可以筑鸟巢了,哪位邻居能帮忙剪剪?”四月中旬,小区封控已近半月,不少居民都有理发的需求,并在楼组群里聊起此事。“要不我来吧。”考虑到小区是防范区,相对安全,王彪向居委报备并得到肯定回答后,决定免费为大楼内居民提供服务。虽然小区被划分为防范区,但一切活动仍然要严格遵守防疫规定。向居委会咨询后,王彪琢磨了一套“理发规则”——理发摊“移动”,理发的人“不动”。居民有需求可以在群里预约,一般选在不做核酸筛查的日子,彪哥会做好防护措施,带上工具,去到居民所在的楼层。这样一来,可以减少人员流动,降低安全隐患。理发的全程注意事项也在楼组群里一再强调。比如,出门前,要在家完成抗原自测;出门时,戴好口罩,做好防护;严格控制现场人数,避免人群聚集等。34载邻里情,“97号一家亲”“居民在哪层楼,我就上哪层楼。”这天,预约理发的是13楼的几位邻居。家住1309的老蔡是第一个“顾客”,今年73岁了。“还要再短点吗?”“可以了,蛮好蛮好!”他笑侃道,“这个头发早就该剪了,封控在家也要注意形象的。”“彪哥做志愿者很久了吧,我记得2020年春节,疫情最早出现的时候,你就在小区门口帮大家测体温。”轮到朱老伯理发了,他与彪哥相熟,不由想起往事。爱人张阿姨也在一旁笑着聊上几句,等着下一个轮到自己。这天收工,早就过了饭点,“97号一家亲”微信群里满是好评与感激。王彪回家安顿好父亲,吃口饭,就要出发去帮居民代配药。“虽然6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可以为大家出力。”王彪说,1988年这幢大楼建成,自己是最早的一批“原住民”,“34年了,我们和大楼有感情,所以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父亲是“老师”,也是第一位“顾客”“我并不是专业理发的,”彪哥说,“但父亲年轻时学过这门手艺,教过我一些。”王彪的父亲今年91岁了,身体不太好,由他和爱人一起照顾。封控以后,老人家头发长了不少,正好家里又有剃发工具,王彪便萌生了“自己上手”的想法,“所以说,我家老爷子实际上是我的第一个‘顾客’。”虽然王彪总是谦虚地说自己不是专业的,但试过他手艺的邻居无不夸赞。“最酷的理发师!”“我们楼的专属Tony”“谢谢彪哥放弃休息时间为我89岁的老父理发”“谢谢帮我家小朋友理发的好邻居”……由此,“彪哥理发”的口碑在大楼里打响了。97号大楼内共有177户人家,彪哥已经累计为40余人免费理发。这其中,有老人,也有孩子,有男士,也有女士。有时候“业务”多了,往往会超出计划的理发时间,但只要邻居们有需求,彪哥都会耐心为大家服务。邻居们一再感谢,但王彪坚持不愿收取分毫。刻满时光印记的楼道简陋但干净的移动理发摊来来去去的顾客说起家长里短絮絮叨叨皆是爱与感动……